2015年10月23日 星期五

[雜手記]殘章片段.10/23

頭痛,大概是入秋之後沒有好好的休息吧,本想今日好好的寫星期一要交的書評,但或許只能遲交了,沒有時間沒有精神,這種感覺其實很討厭。

昨天去了牧熊的公祭,跟祂聊了一下,似乎前後好像沒什麼差,但是感覺更快樂了一些。不過啊在這麼莊嚴的場合搞笑真的沒問題嗎?算了,本人覺得滿意比較重要。

不過,有些人透過拍攝公祭打卡,寫寫抒情文,想要賺賺粉絲人氣,假惺惺的說「怎麼那麼傻!」。哦拜託,人家明明就很快樂,自作多情強說愁的是你好嗎。而且這種假惺惺還被家人看到請求拿下,其實也是蠻尷尬好笑的。追隨明星的蜜蜂們可能覺得家人大驚小怪,他們追隨的偶像比當事人重要多了,不是嗎。

該說是最近比較幸福嗎?很多事情其實是上了軌道,但又幻覺其實沒有,還是迷迷糊糊的摸索,很多事情還是蠻令人擔憂的,只是好似也只能隨時間慢慢的摸熟這樣的互動,不過難免也會有些吃醋吧,但我也明白這種吃醋對誰都沒有好處,只是嫉妒人家,或者以為自己中心的去要求對方不能怎樣不能做那些事情,但也只限眼前看得到的行為,私底下做了什麼還是自由心證,那不如讓彼此在那些容易吃醋的點放開些,身體是自己的,人是自由的,但兩個人願意去努力的心,我覺得比那些強調忠貞純潔封閉一對一的法條來講,好像才是核心關鍵。

畢竟偷情出軌的,人之常情難免,但比起身體上或情慾上不小心的越界,對一段關係不去努力甚至擺爛,覺得對方決定就好,或只要求對方聽自己的就好,這種任性百般的作為,才是消磨跟毀滅彼此情感的炸彈吧。

2015年8月30日 星期日

[雜手記]生命的離去不是消逝.8/30

每當談到有人走的時候,尤其是自我選擇離開,總有人說:「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啊。」、「應該要好好面對」、「抗壓性不夠」......云云。彷彿生命一旦是自己結束的,我們對於人命的尊重(或者說這種尊重也是有選擇的,政客高官跟一般人離去的時候也是不太一樣),就會轉化成一種譴責。而這個譴責到底是基於生命權的無上神聖,還是對於他人生命的藐視?

或者換一個話說:「悲傷沈重是可以拿來做比較的嗎?」

2015年5月29日 星期五

[雜手記]夢.5/27

做了一個夢:
某一天的凌晨五時,大約是接了演講吧,跟幾個義工朋友約在一個大樓外面集合,準備招手計程車,過去學校。記得要去的是我國中母校,是一間保守的天主教學校,當初知道的時候也很驚訝:沒想到終於可以回去講同志議題了。

可是明明就是凌晨五點,理應當是路上空閑的時間,但車陣很長很大,天也漸漸亮,招了十分鐘都沒有。
而有一台計程車緩緩開過來,當我要去招時,一台公車急行煞出來,差點撞到我。而當我回過神時,其他的夥伴卻已經搭上了計程車,看著我離開,眼神訴說:「快點跟上!」

一台計程車緩緩開過來,坐在副駕駛座,計程車司機長得很像平常去辦公室的女警衛,但悶悶,很不愉快。
計程車轉來轉去,跟我想像的路不一樣,我問了她。
她說:「我不收你錢,你就下車吧。」
但她也無意要停下。我往前看,看到她緩緩的開向河裡。
我趕緊打開車門滾了下去,拉著沾滿泥巴的身體,看著計程車用越來越快的速度衝向河裡。
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我回憶起在車內看到的幾張照片,幾個小孩,還有那個女司機,穿著破爛,臉都很不開心。
砰一聲,我看向河裡,而我醒來了。

2015年4月20日 星期一

[雜手記]殘章片段.4/19

        不知道多久沒有打這些東西了,只要一天不做就會忘記,然後也會忘記那些沒有用文字記下來的事情。這種記憶不知不覺流失的感覺實在是很可怕,深怕哪一天醒來後,我就不認識身邊的人事物,以及我自己了。

一、

        自己的壞習慣真的很多。只要一緊張或焦慮,就會開始用指甲摳右手大拇指的皮,摳出破皮,甚至開始流血才開始意識到。即使已經告誡自己不要這樣做,仍下意識的摳著。或許是一種慢性自殘吧,自己晚睡,嘴巴破皮破洞,或是嚼舌頭嚼出瘀血,或是看著自己血絲滿面的雙眼。會痛,所以才感覺到自己在這裡。若當我某天不再覺得有問題,覺得「這沒什麼」時候,才要擔心自己會不會已經無感了。雖是這麼說,還是要克制吧,否則又會遭來罵說怎麼這樣對待自己,應該要愛自己。其實這也是一種愛自己的方式吧,透過低程度的自虐,身痛心疼,對自己說「不要傷害自己了」。

二、

        有些朋友說,我人很好,人太好了,根本是濫好人。其實心裡也有很多邪惡的念頭,比如思索著如何取得朋友的信任之後,在對方最無防備時猛砍一刀。但這也都只是想想,也沒有想要去實踐,畢竟很久以前設定自己就是一個這樣的人吧,「對誰都很好」這樣的設定。多數也是自己以為對人好對方就會對我好,但實際上就算不是,我也會繼續這樣做下去。為什麼?只能說應該已成習慣,難改,改不了。

三、

        不過最近情緒起伏也比較沒那麼大,或者說,不會像之前一樣會有一個很長的週期性低落,大概也是有一些放鬆的事情吧。看電影,看動畫,出去晃晃,拍照,Shopping(不過最近快沒錢要省啊啊)。還有貓咪們吧,雖然便便很臭,或是會打翻一些東西,但撫摸著貓咪,大概如那柔順的毛皮,心情也比較舒服些了。最近朋友問我在做些什麼,因為我的臉書只看得到吃東西跟各種貓貓照片,嘛,好像也不能否認什麼,但貓咪真的很紓壓。

2015年3月23日 星期一

[雜手記]殘章片段.3/23

        或是冬天離開了,或是藥物幫助,再或者是有些事情開悟了,最近情緒比較穩定,比較開心了點,雖然難免還是有些焦慮或低落的心情,起碼告訴自己不會是沒有用、拖油瓶、 不討人喜、沒能力、溝通弱......負面氣氛少了很多。有些事情過去了就過去了,或是該找人幫忙、說話、討論,除了後悔跟自責外,該是想想要怎麼去面對跟處理。

        也有想起一些過往的人事物,無論是我傷害別人,別人傷害我,那些過往都有其苦衷,亦是事情本來就會往這樣的事情發展,那自己能做的也就是盡力了。沒有做到或沒考慮到的,就當做經驗吸收,逝者已去,來者可追,對於未來可能發生的事件,就讓別人快樂點,也讓自己快樂點。

        不將罪惡感或自責強加在自己身上,不把自己塑造成可憐暨可恨之人,誠實看待自己好的、壞的、良善的、醜惡的,那些一切塑造成我的構件,然後坦然接受。

        沒關係的,我接納我自己。

2015年3月11日 星期三

[攝食記]科技大樓・岡太郎家

日式木屋建築,算是好找也不好找,在夜晚上不大起眼。
        聽聞朋友說在科技大樓/台大後門有好吃的日式料理店,在大安區唸書這麼久卻沒來過好像也說不過去,於是就在晚上約了約,一同過去。
        在網路上有聽聞過該店並不太好找。到了店前,應該說不是不好找,而是會疑惑要從哪裡進去。看起來沒有什麼大門口的地方,旁邊看起來可進去的門是廁所,晃了到右邊才知道要從巷子裡面進去。據說很多人就卡在這裡就放棄不吃。
        難找大概也是這間店有名,人卻不多的理由之一吧。

店招牌,眼鏡熊是指老闆嗎?

2015年2月28日 星期六

[不新詩]快樂的人都醒著

眨眼
粉紅色的泡沫在眼前
一點一點化為糖水
甜甜的,很幸福

路上沒有什麼
斑馬線很安靜
公車又快又準時
大家都很開心

苦痛都是騙人的
城市裡只有快樂
快樂的人締造幸福
粉紅色的泡沫靜靜地
把我們給包起來
於是都是美好


什麼掉了
啊,那是
錯覺
不用理他
真的
快回來
不然會…

他離開了
沒關係,我們繼續
做著快樂的事情

2015年2月2日 星期一

[雜手記]殘章片段・2/2

一、
想要寫寫最近的近況,卻到第一段卻卡住,是不是最近太少用文字表述自己的心情,所以才如此的卡,好不希望再過一些日子後越來越難說出口啊...。

2015年1月30日 星期五

[攝食記]西門町.哲麵

店面真的很小,也有點怕雷雷的。


        在真善美看完電影<推拿>後,下來發現原本賣飲料的店面消失了(話說在這種地方賣飲料真的會賺嗎?),改開了一間平價拉麵店。一陣子沒吃拉麵,肚子也剛好喊饞,抱著踩雷的心態進去了。


2015年1月8日 星期四

[攝食記]古亭.台北阿郎鹽酥雞


         之前在這裡住了好多年,不過都沒有什麼在吃過或印象深刻的店,往往都是朋友告訴後,我才覺得「啊,原來有這間店啊」,這大概也跟住學校附近常遲到的理由差不多吧。

         這間店是位於南昌家具街的郵局醫院旁邊,在郵局醫院右側有一條巷子,每到晚上便會有幾攤推車,辦桌椅擺著,在路邊營業了起來。每天的店都稍微不大一樣,營業時間也很隨性,有的店可能本週營業一到五,但下週可能只營業二三四,或是大大在攤位上寫著「本週休一天」但不知道休哪一天,可能星期一,可能星期四,可能下雨就不營業之類。這條家具街上的路邊攤真的也都蠻隨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