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8日 星期日

[雜手記]第十六屆台灣同志大遊行隨手記

#遊行後隨手記
#感覺每年寫的東西都差不多
#年經文

這幾年參與遊行與走上街頭的動力漸弱,多半是心理狀況不佳,也越來越不太愛擠人多的地方,本來也想要做個打扮跟舉標語都後來放棄了,脫離學校跟社團活動後整個人懶惰起來。不過看見朋友們的越走越深入也是感到很開心,某些不想走不敢走的人也都願意走過來,也反映那些來自傳統社會價值觀的心理壓力也降低了吧。

只不過今年真的有點太「乾淨」,除了同婚以外的標語訴求在體感上少了些,或許也跟我走西路線有關吧,希望在另外兩條路線能看見更多。

只是希望大家都還記得同志議題不單只有同性婚姻;性平教育、感染者、精障身障、長期照護、伴侶關係、通姦用藥除罪化、兒少性議題......同婚的通過不意味一切都走上終點。

當這個社會跟反對勢力依然對於「同性戀」、「肛交」、「愛滋」、「娘砲」、「死Gay」、「人獸交」、「不正常」、「噁心」、「不男不女」......這些標籤依然貼在同志族群身上撕不掉而且一聽到這幾個詞依然感到忌憚、甚至因此離去永別時,代表同志運動、同志遊行還必須存在著,直到這些污名消弭。

願我們能夠活著迎接不用再度走上街頭的時刻。

2018年10月23日 星期二

[關於身份]妥瑞氏症

妥瑞氏症大概是在小學的時候就發現了,只是那時候不知道叫「妥瑞氏症」,也不知道我這樣眨眼的「壞習慣」其實並不是壞習慣而是症狀之一。理所當然也因為妥症的關係受到老師跟老爸的斥責,可能我的妥症也有因為這種責罵而緩和下來,或者說自己先壓抑起來,想要讓自己不要受到更多的批評了。

不過我沒想到這樣的Tics會轉移:眨眼、轉脖子、抬肩膀,一直到最使我困擾跟以致憂鬱的「打嗝聲」。對於大多數而言,只要Tics沒有干擾到上課,即使可能看起來「怪異」,但憑藉著好成績跟好表現,通常老師跟同學並不會太在意。

可是打嗝聲不是。課堂上間歇性的「嗯嗯」引起非常多的目光,也引起不諒解的抱怨。

「為什麼你不能好好控制自己不要發出聲音?」
「夠囉你是不是故意的。」
「你到底是怎樣,為什麼改不掉啊?」
「壞毛病一大堆你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慶幸我的妥症算是輕微,大概發作一小段連續性時間後,Tics逐漸會壓抑下來,以至於這樣的聲音還不至於讓我難過——雖然只是表面上不難過而已。

2018年5月31日 星期四

[不新詩]箘


它被裝在瓶裡
有些人厭惡,有機會就全倒出
有些人適時傾瀉,留住部分
太多了,會害人

我留在瓶裏,保護著
不想灑在外面,造成別人負擔

可是忘了
箘會繁殖、發酵、生臭
沒有注意
開始衰退、解離、分裂

回過神來
已經開出了花海
吃掉瓶子
碎成一地

也只能丟了
就像我自己一樣
————————————————


情緒是一種箘,可以幫你也可以殺死你。

2017年3月19日 星期日

[讀文本]林立青《做工的人》:對底層生命寫實與對國家之怒


《做工的人》
作者:林立青
攝影:賴小路
出版社:寶瓶文化
印刷年月:2017年2月


        我們很常在電視、網路新聞看見關於工人的新聞,而都是「工人可以賺多少錢」、「工人月收入六七萬」,甚至常在底下見到部分討論,不少都是工人自己出來說一個月入多少,可以早早買房、買車,生活過得好似快活。

        但是,這真的是普遍工人的生活嗎?若是,那為何我們社會普遍對工人想法依然是「貧苦」、「低學歷」、「骯髒」、「底層」?真正工人的現場與生活是怎麼樣子?

        林立青這本《做工的人》即是他以工地監工十幾年的所見所聞,替讀者領去看看,這些不被社會所接納、卻又常常出現在我們眼中的底層人群,他們的文化、生活、故事、生命。替這些被國家所唾棄,社會所歧視的人,以筆投向這塊土地,用力述說這些人們的血淚。

        而希望這些人能夠被當作「人」所尊重。

2016年12月9日 星期五

[雜手記]相挺為平權,全民挺同志(12/9記述)

        12月10日的活動,雖然我不會去(人還在古坑...)不過希望有點力氣,有點錢的朋友,可以上台北支持。

        雖然只是同性婚姻,也不是平權的最後一哩路 #還是有很多弱勢性少數需要關心,但這場婚權運動本質上,是在爭論一件根本不用質疑的事情:同志到底有沒有權利活在這個世界上。
        針對反方那些毫無邏輯、反智、滑坡、錯誤推斷、毫無公民素養的言論,竟然跟支持同志的各種科學性論證和充滿血淚的生命故事站上同等大平台這本身就極度荒謬了,更荒謬的是政府跟部分立委竟然認為「這也是一種社會共識/聲音」。

        這種反民主歧視言論光聽到就羞恥更何況還講出來?

2016年12月8日 星期四

[觀影人]活屍女僕(Miss Zombie):活屍與人的界線
































第一次觀看《活屍女僕》(Miss Zombie, 2013),是在2014年金馬奇幻影展,強烈對比的黑白畫面,豐富的故事鏡頭,以及整片透露出的寓言意涵,許多畫面在現今依然強烈刻在腦海。而再一次拿出來看,又有些不同的感受。

        《活屍女僕》由SABU執導,是講述活屍已普遍存在於世間,甚至被當作寵物的一個近未來日本。女主角沙羅(小松彩夏飾)被送至一戶人家寄放,醫師主人寺本(手塚通飾)與妻子志津子(富樫真飾)為了回應鄰居的抗議聲,就聲稱沙羅是他們家雇來的新幫傭,然而也因為其感染程度未深以及過於接近人類,加以志津子要沙羅噬咬溺斃的兒子健一,漸漸恢復人性與身為人的記憶...。


2016年11月28日 星期一

[雜手記]室友小日常・Part. 2

沒想到停止活動半年後的第一篇發文竟然是這類廢文。
算了,總比沒有發文好一點。(說實在話的,誰會想看一群無聊人的垃圾話?)
角色:K、Z、W、L、S、C、D

警告:以下會有一些很Dirty的發言,請注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