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6日 星期三

[小小說]外道.一

  隨著紅暮垂下,縱橫都市的夜燈開始閃爍起來,雙行道的車流湧進另一端無垠的蒼嵐。而殘留下來的灰塵,讓人行樹又更黯淡、更加沉重。  

2008年11月23日 星期日

[不新詩]大樓

在台北車站走著,看著紛忙的傳單和路人交錯

冷冽的空氣突然襲上臉龐

有種冷漠的感覺由衷而出

如果人都可以坦開自己的一面多好啊---

但是在這種龍蛇雜處的地方,隨意的露出關心、溫暖的一面反而帶給自己和他人麻煩

結果,真實的話語還得透過網路才能傳達

這或許就是都市的發展吧?


---


輾轉難眠的窗呀
從那雙對被鼻樑分開的豎眉
透出一道
夸父追著 后羿射著
卻似乎少了些什麼


體溫到哪去了七彩霓虹燈
斑斕不朽的長椅時常一個人
雖然有些慘白跟青紅
卻比行樓中的喪屍溫暖


茫茫藍海奔馳著一隻隻水蛇
奔馳著快樂
卻忘記牠的牙已經深深咬進 肺臟
匍伏 依然要前進,雖然四肢已散佚


不夜的時鐘放置在最上頭
守時的繞了一整圈
突然發覺
他巡邏的只是一座大樓罷了

2008年11月20日 星期四

[小小說]解觴

  少年從床上醒來,暮紅的陽光流出窗口,灑落房間,柔和的進入眼底。

  眼神呆滯看著直立式鏡子,時鐘顯現出現在是八點四十分,所以實際上是三點二十分才對,反正這已經無所謂了,別在意這種地方了。

  習慣性摸著左手手腕,雖然發現東西不見了,也沒有特別在意,手放開,白手鐲套在黑皮膚上,繞過幾堆黑色垃圾袋,在陽台拿了襪子內褲衣服,一股腦兒的穿在身上,也沒發現衣服的圖案是反的。  

  在繞過垃圾袋,啊,被絆倒了,安全的躺在惡臭氣味中,被煙蒂淹沾到了臉,手沾到了黏稠物體,馬上起了身,在地上撿了一張衛生紙擦掉,拍掉煙蒂,繼續往玄關的方向走。

  打了一個大哈欠。穿上有點破爛的球鞋,拿了一件意外乾淨的黑色外套披上,走出房門。

2008年11月19日 星期三

[不新詩]真假實虛

《真》,初也
髻童戲碟花,春意滿稚顏,

志學目汲營,弱冠續污潭,

五十知天命,七十已古稀,

黃髮見周晬,回憶往事煙。


《假》,非實也
晨暮虛人鳥鳴厭,

恍神荒目睇昇煙,

戲樂玩物隨夢逝,

闌珊斯夜寂靜焉。


《實》,形也
高樓懸天仰人觀,

染塵揚沙不一喚;

事物已敗猛然醒,

劇終手拏一字言。


《虛》,幻也

尋花論,問柳談,洋洋無際何處窮?

與蟻行,同蜉遊,悠悠不止莫得涯。

凝神忘我心,座觀宇宙寬,

一聲吆喝醒,始覺一切空。


真假實虛擾人愁,

焉用杞人望天憂?

杯酌觴滿一進肚,

和樂煦煦俱月眸。

[不新詩]考試

提著筆

在密密麻麻的生死簿上選出四分之一機率的道路

深幽的昏暗,用生物本能探尋

感覺到風

急速的飢渴奔跑

踩空

卻沒有跌下去

只見到身上的生命值剩下98

然後在綿綿不絕的黑暗

反覆推敲

剩下的,成為那名為名次的東西

[不新詩]純淨、杯子、雪

風與雪的協奏曲,昏暗不明的牧歌逐漸響起。

「爸爸...」

赤裸的美麗肌膚暴露在外,不知溫度何物,不知羞赧何物。

「爸爸你在哪裡呢?」

 RedBlueGreen

「爸爸你在哪呢?」

無數的杯子摔落在綿柔的新雪,沒有聲響,沒有破碎。

「爸爸,這很好喝喔。」

天真的容顏捧上一杯混濁,渾滅的紅色液體。

「爸爸,這很好喝喔。」

倚牆,抓痕,敲跡。  

「爸爸,味道如何呢?」

掙扎,無力,垂下。

「爸爸,味道如何呢?」

童稚的幼手拿起收穫,搖動的身軀拖著銀面。

「爸爸,該我品嘗了喔。」



Shot,Yell,Scream。


噗滋。



噗滋。



噗滋



噗滋。



  噗滋。






純潔的白色噴灑在半空中,填滿了空杯。

「爸爸,好好吃哦~。」

                                            什麼是誕生?什麼是死亡?

什麼是瞬間?什麼是永恆?

「爸爸,雪奈真的好高興哦,因為爸爸你給我好吃的東西呢。」

                        通往幽闇的道路已封閉,聖光的階梯建造之上。

杯子們希望成真,顏色們開心起舞。

「爸爸,雪奈現在要走上去囉。」

不幸的Red離去純潔的White圍繞

「啦啦啦...雪在什麼地方呢?」

「啦啦啦...雪在什麼地方呢?」

「啦啦啦...雪在什麼地方呢?」

「啦啦啦...」



=========================================

其實就是當時仿SH風格的寫法,不過真的頗中二與粗糙呢...

[不新詩]以神之名

「萬能天主,慈愛護助;吾輩讚頌,祢恩榮耀,
 萬能天主,慈愛護助;吾輩讚頌,祢恩榮耀,
 萬能天主,慈愛護助;吾輩讚頌,祢恩榮耀…」

啊…為什麼我只看得見十字架的墓碑,卻看不到我那血紅的軀體?


夜鷲疾風而過,叼去榮譽的徽章,
 銀色之刃刺穿心臟,將歸屬正義的榮光,
  腥紅之月仍未散去,蔚藍之日企圖搶奪位置,
      金色的甲冑沾染了不潔,卻視為這是天主的恩惠,



「聖戰!聖戰!聖戰!」


綠霧瀰漫街道,灰塵堆積路屍上,
 靈魂跟隨引路者,少年少女跟天使牽著手,
  天使的翅膀脫落,黑色墮骨拖著不願走的人們,
   聖經的故事繼續歌誦,歌誦這虛偽的白色現實,


「偉大的天主仍為我們祈禱,我們必須奉獻同等的祝福給祂。」


這又是為了什麼而信仰呢?


啊…人們貪婪,邪惡,不知足,又是為了何種目的而相信?

[不新詩]江渡

江峽一片扁輕舟,

漩鳴怒啼濁水清;

鍾情柳屋冰鑲玉,

莫說別語倚身伶。

[不新詩]無題

熙光朝成金黃夢,夕暮洛雲望返真;

萬載白錢進京城,百孤黧子泣外村。

奇富干畝張萬貫,凡民數口衣皮筍;

並非妄語今事遠,長目一去墨浪垠。

[不新詩]無題

街燈熄三更,夜桌擺野肴,

疑似杜鵑勸,竹林聲蕭蕭。

掌杯嘯酒亭,啜泣滿月瑤;

旦夕不知所,星宿也難熬。

[不新詩]風

溫暖的風拂柔了臉頰

行經草原的氣息放鬆了兵矛
流入大海的河水洗滌了甲冑

一張張弓弦停留了一秒
無數的鐵雨無情的穿過

太陽無情的照射倒下的身軀
土壤貪婪的吸取肥沃的養分

一千零一夜過去了
焦土已成沃饒之地
斷木繁殖了一大片森山


依然吹著

[不新詩]旅人的腳

旅人們交換路的方向
但是都得不到一個結果
因為流浪沒有指標;

旅人們述說自己所知的奇聞異事
但每個人都沒有興趣
因為來源是他們的嘴巴

旅人們頌詠聽來的史詩歌曲
每雙耳專心聽著
因為關係到身上的錢包

火光俱滅
潔月高垂
在道路上
遺留無垠的足跡

[不新詩]玉碎水湲

玉璃碎,青佩損,冬梅絮雪心悼遠;

雙魚返,然未云,三月柳雨人從顏。

蹄聲歸,達達響,船川不見過客尋,

激清風,水面痕,雲瀧罩天益蔚藍。

2008年8月28日 星期四

[雜手記]憂鬱症

最近英文課上到叫做「Suffering in Silence」的課文,老師就順便拿著題目檢測同學有沒有憂鬱潛在危機

問了19個是非題,我拿了12個,接近高危險群的樣子


不過我自己本來就知道大概會這樣,以前也有測試類似,20題拿了9個,比例上升不少

最近也感覺身邊有種冷漠感圍繞我,深怕一個說錯話就會讓對方不爽或是冷淡,

或是偶爾會想變成別人等等,這類的感覺真的越來越多...


或許我該找個時間看看醫生了?

2008年1月19日 星期六

[不新詩]世事如夢,俱璃化塵

拂弦獻指痴心許,

嘆吟離世莫相語;

音悠音漫音已逝,

醉香醉琴醉須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