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3日 星期日

[不新詩]大樓

在台北車站走著,看著紛忙的傳單和路人交錯

冷冽的空氣突然襲上臉龐

有種冷漠的感覺由衷而出

如果人都可以坦開自己的一面多好啊---

但是在這種龍蛇雜處的地方,隨意的露出關心、溫暖的一面反而帶給自己和他人麻煩

結果,真實的話語還得透過網路才能傳達

這或許就是都市的發展吧?


---


輾轉難眠的窗呀
從那雙對被鼻樑分開的豎眉
透出一道
夸父追著 后羿射著
卻似乎少了些什麼


體溫到哪去了七彩霓虹燈
斑斕不朽的長椅時常一個人
雖然有些慘白跟青紅
卻比行樓中的喪屍溫暖


茫茫藍海奔馳著一隻隻水蛇
奔馳著快樂
卻忘記牠的牙已經深深咬進 肺臟
匍伏 依然要前進,雖然四肢已散佚


不夜的時鐘放置在最上頭
守時的繞了一整圈
突然發覺
他巡邏的只是一座大樓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