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9日 星期三

[不新詩]純淨、杯子、雪

風與雪的協奏曲,昏暗不明的牧歌逐漸響起。

「爸爸...」

赤裸的美麗肌膚暴露在外,不知溫度何物,不知羞赧何物。

「爸爸你在哪裡呢?」

 RedBlueGreen

「爸爸你在哪呢?」

無數的杯子摔落在綿柔的新雪,沒有聲響,沒有破碎。

「爸爸,這很好喝喔。」

天真的容顏捧上一杯混濁,渾滅的紅色液體。

「爸爸,這很好喝喔。」

倚牆,抓痕,敲跡。  

「爸爸,味道如何呢?」

掙扎,無力,垂下。

「爸爸,味道如何呢?」

童稚的幼手拿起收穫,搖動的身軀拖著銀面。

「爸爸,該我品嘗了喔。」



Shot,Yell,Scream。


噗滋。



噗滋。



噗滋



噗滋。



  噗滋。






純潔的白色噴灑在半空中,填滿了空杯。

「爸爸,好好吃哦~。」

                                            什麼是誕生?什麼是死亡?

什麼是瞬間?什麼是永恆?

「爸爸,雪奈真的好高興哦,因為爸爸你給我好吃的東西呢。」

                        通往幽闇的道路已封閉,聖光的階梯建造之上。

杯子們希望成真,顏色們開心起舞。

「爸爸,雪奈現在要走上去囉。」

不幸的Red離去純潔的White圍繞

「啦啦啦...雪在什麼地方呢?」

「啦啦啦...雪在什麼地方呢?」

「啦啦啦...雪在什麼地方呢?」

「啦啦啦...」



=========================================

其實就是當時仿SH風格的寫法,不過真的頗中二與粗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