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9日 星期三

[不新詩]風

溫暖的風拂柔了臉頰

行經草原的氣息放鬆了兵矛
流入大海的河水洗滌了甲冑

一張張弓弦停留了一秒
無數的鐵雨無情的穿過

太陽無情的照射倒下的身軀
土壤貪婪的吸取肥沃的養分

一千零一夜過去了
焦土已成沃饒之地
斷木繁殖了一大片森山


依然吹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