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3日 星期四

[雜手記] Rest in Peace

看到很多為楊又穎Rest in Peace的新聞,同時也看到一群人靠北炎亞綸,靠北部落客等等群起攻之的事情。雖然看到很多篇新聞或評論,但都沒有點開,怕一點開就會拉扯起以前小時候被霸凌的記憶。

有些人很變態,一旦要搞到有人死,才會意識到自己所作所為原來是會害死人的。深感抱歉轉身穿上喪服,做作地祈福他人到西方極樂世界。

過幾天,又忘了,繼續看到誰誰說了蠢話或做了蠢事,或覺得不順眼覺得想要發文發到網路上召集大軍圍攻,而再一次發生。

被霸凌者是會有反應,有情緒,有反擊,有攻擊性,非理性,這是常理常情,但卻常要求被霸凌者要「理性」、「禮貌」、「和氣和平」,卻不曾以該標準問過霸凌者。或許這個社會告訴我們要忍氣吞聲,不能亂說,否則又會被冠上「跋扈囂張」等等標籤。

當有輕生念頭的時候,旁邊又有人說:「自殺不能解決問題。」
是啊,自殺不能解決問題,活著能解決問題嗎?這問題已經爛到骨子裡,化骨水也化不開了。

我知道有人會透過嘲笑尋求認同感,也有人強調幽默的重要性去化解那些攻擊。

但有些事情太過分,很抱歉,你的歡樂是踩著別人的自尊,甚至屍體而來的。

你開心嗎?

但也不是要抓出那「一個」犯人。這是關於社會價值、道德規範、整體結構的問題。抓出了犯人,祭祀處刑完了之後,沒有解決根本,依然會繼續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