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31日 星期二

[散落文]跨年前小記

混亂的2013年要結束了。人說2012年世界末日是騙人的,但總覺得世界末日不是騙人,也不是不來,只不過來的晚一點,而慢慢的,一件一件發生在我們身上。大埔、張藥房、苑裡、淡海二期、華光、全關、移工、游民、護理師、醫生、愛滋感染者、精障身障者、被盜林的原住民、被解雇的收票員......2013年,是許多人的世界末日。不是瞬間的那種,是持續凌虐的,宛如地獄。我們站在外頭,看著同樣身為「人」的同伴,在地獄裡不斷的被火燒,我們卻只是看著,冷漠的看著,絲毫沒有察覺到,下一個要被燒的是自己。

有朋友說:「我們無力改變」。這句令人氣憤,也無奈。
但除了嘴巴上說說,手上的事情依舊不能停。雖然不確定自己繼續做下去到底會不會有結果,但可以確定是,停了,一切就都完了。推動婚姻平權、愛滋感染者去污名、對土徵抗爭、反核四,雖然無力,有太多強大的反對力量,不得不憤怒,不得不去做一些事情,去反抗,奪回話語權。一面垂頭喪氣,又「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去爭取屬於我們的權利。這一年大小遊行不斷,或許也是某種開花結果吧,雖這花不太漂亮,還有要加強的部份,但至少有點可見的結果,支持我們往前進。

   今年也是很多結束的一年。結束了一段三年的感情,及倏忽即逝閃電般的熱戀,最後在寒冬中獲得了重生。「重生」或許是說的太誇張,但經歷這段波折之後,自己必須還是要有人陪,情緒狀態才會比較好。即使我不需要被照顧,但總需要一個人穩定下來。某種程度上,也是太習慣有人陪伴,無法忍耐單身狀態太久了。或許也是代表我還不夠成熟,需要反省一下。但還是很開心,能夠在這樣的寒冬,能牽著手,在這冷漠卻又熱情的台灣土地上行走,前進。
    
在跨年前許下三個願望好了,去年的願望都沒有成真,再許一次: 
1、減肥成功。
2、學業社團維持一定水準別怠惰。
3、祝台灣所有人:不因性別、職業、國籍、有家沒家的,可以迎接一個安居樂業、可以說消話、不受歧視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