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日 星期日

[散落文]我們仍醒著(記11月30日)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三十日,一個號稱「多數弱勢」的團體,包括護家盟、下福盟,花了數百萬買各大報的頭版,又花了不知多少錢搭載舞台、邀請各界名人,各個教會團體也包車上來,一同參與今次的集會。他們花了這麼多錢,動員那麼多人力,並不是為了人權、不是為了某個弱勢團體、也不是要提倡什麼,而是為了「反多元成家」、「反同性婚姻」、「反同性戀」。簡而言之,這是一場只有仇恨跟歧視,反人權的荒謬集會。

        同一天,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伴侶盟)也為了對抗這荒謬的活動,發起三百人排字活動,將「婚姻平權」四個大字,跟多元成家真正的訴求傳達出去,告訴大眾,所謂的多元,所謂的伴侶,所謂的家庭,不應該只有「一男一女」、「一夫一妻」這麼狹隘的定義,而是只要身為人,都應該擁有的權利。

        無奈有些人看不到。兩場活動除了地點辦得很近以外,也有不少人,在護家盟場外不斷喊起訴求,意圖達到溝通。他們別著糾察隊的標誌,戴著帽子穿起口罩,冷漠的眼神看待著夥伴,像是看待「非人」的「人」一般,他們並沒有把面前大聲吶喊、情緒激動、有血有肉,一同與他們在這社會中生活的人,當做人,第一次看到不把人當人看的「公民運動」,他們有的只是「仇恨」。

        我看到我的朋友們,舉著牌子,有的默默,有的激動,把心理的話全部拋出來,要他們自省:如果你們結婚要先問過兩千萬人意見做何感想?或是大擁男男激吻,讓他們看到所謂的多元,所謂的愛。或者試圖與周邊的人對話,即使他們不斷跳針、鬼打牆、或一直拿聖經做錯誤解讀,還是用自己的感情跟知識,進行對話。

        即使如此,他們卻一直用各種藉口,不斷把心理那最真實的話:「我就是想要歧視你們!」置換成「我尊重同志,可是....」,「我有許多同志朋友,也跟他們很好...」或是「我認為小孩應該在有一個爸爸一個媽媽的家庭中生活」,試圖將歧視合理化。但歧視從來不是一個藉口,連藉口都算不上。他們像3K黨、像納粹、像幾千年以前,他們被丟進競技場作為娛樂,把他們當成不是人的羅馬人,口吻行為幾乎無差。

        我不太懂這次遊行到底是來幹做什麼的。若真的要遵循教義,那為什麼女人可以在大街上拋頭露面,甚至在舞台上發言?身為單親,卻說「孩子只有在一父一母家庭才能正常成長」?為什麼他們能夠一邊丟棄自己的祖先,一邊又拿祖先來說「華人家庭價值」?喊著「反修民法972」,卻連內容是什麼都說不出口?身為天主/基督信徒,卻又說著「同性戀是西方帶來的邪惡」?為了反同志,默許穿著納粹軍服的人走在街上,而排擠各種友善同志團體進行溝通對話?我看不到這次遊行的價值到底在哪裡,若要說,只有一個詞能夠代表他們中心思想:「惡」。他們的言行,皆是從「仇恨」而起,「罪惡」作結。

        走進人群中,發現仍有許多人不知道這次活動是什麼,只說是被教會動員而來,因為怕被排擠;有些人進來發現這根本是宗教團體,而烙一句「媽祖都沒反對你們了,你們是在反對什麼!」而離去;當更多人群離去時,台上的主辦團體卻又說「突破三十萬人!」,或許他們看到的是三位一體,所以擅自把人數加上好多倍。

        翻起各大報,該慶幸是多數記者是清醒的,知道這場活動,不過就是一場鬧劇。而真正的價值,不該是用仇恨堆砌起來的。多元成家的議題還有很多要討論,要進行抗爭,要進行許多的行動,希望可以靠這些事情,讓台灣社會能夠有更多人清醒,知道真正的人權,不是靠多數決定,是依著我們對於這個世代的正義理念與期待。



延伸閱讀:

婚姻平權 公民論壇 群賢樓前 不見不散 500人排字活動、守護愛與正義塗鴉牆、公民論壇

示威人數政治學:5萬、15萬還是25萬?台灣好生活電子報

反同婚場外 同志熱線講師「街頭講課」

性道德防線劇烈拉扯 反多元成家 擠爆凱道/苦勞網

【動新聞】6百彩虹軍尬場 挺同志婚姻平權/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