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4日 星期二

[雜手記]殘章片段.12/23

1.最近忙到沒有性慾。雖然說沒有不好,可是總有種「啊,今天好像一件事情還沒做」的感覺。簡而言之我需要打手槍發洩。(話說這樣的事情公開PO出來真的好嗎?)

2.今天起床,睡得有點迷糊,不知是昨晚阿妹太累還是睡姿很差,到公司之後精神渙散,雖然該記的都有記,但很怕自己晚點之後就忘了。晚點還是寫個筆記把他寫下來好了。希望之後業務走了之後還能獨當一面,撿書送書什麼的工作其實還蠻瑣碎麻煩的。


3.在基本書坊這工作還蠻妙的。同事都是同志的情況下,大家都可以很開心討論等一下要吃什麼,或者說隔壁阿莫攝影棚(我們用同個空間)的Model帥不帥,可不可愛,或是開湯不熱NSFW一下,或許自己還在學習所以比較放不開,說不定過一陣子就會被說「小霍你太OVER囉」。這樣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呢?


4.試教又要來了。上一次試教的時候緊張的說不出話來,很怕自己重蹈覆轍,那種乾在台上的感覺十足的差。這星期還是努力一下,編寫講綱,簡報,設計板書,補充講義,免得出搥。其實在想是不是這種心態讓自己才會失敗,或許要讓自己放鬆一點?


5.上星期六去聽了某大科法所的招生說明會,雨很冷,但我覺得台上學長經驗分享讓我更心寒。其實我本來期待可以聽到的是不同背景的人物經驗交換,對於自己的影響多大,或者去談談自己專業與法律的關係,去提出說為什麼要學法律,或為什麼要來念科法所。但我聽到的是「職業出路很多元」、「人際網路資源很多」、「學長姊互相幫忙」、「證照很好考」,搞得我不像在聽法學院的東西反倒是是商管資管學院的話。說真的,這些東西其實到處都聽得到,也不見得一定要去念科法所,甚至科法所的領域還小了點,比不上商學院管學院念的來的更有「用途」,那為什麼要來招生說明會聽這些東西?充滿各種資本主義與個人主義用語一直撞我,聽完三個人的分享之後就有些受不了離去了。但換個方式想想,或許那些所內比較激進的人都不屑參與這種分享會吧,或許當天都跑去守護普安堂也說不一定。


6.今天跟很久不見的朋友吃飯聊天,其實這種時間好像很久沒有過了,尤其還是談起在大學以前的事情。我覺得我在上大學前後是一個分水嶺,我的名字也分成EA跟小霍,藉此區分二者;雖然我喜歡大學後帶來給我的一些成就感跟人際關係還有學習到的事物,但偶爾也會懷念起國高中,那一回家就是打電動的生活。雖然糜爛,可是卻是一種無憂無慮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