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7日 星期四

[雜手記]累醒

      有時候聽到一些人可以睡到十點,十二點都有些不可思議,都很好奇為何他們可以睡那麼久。不管怎麼累,我總是會在六七點醒,雖然睡起來非常的累,但是要躺下來繼續睡,大概也不能多睡太多,然後自己跳出床,雖然累,雖然睏,但是總是有一些東西在驅使我去做,即使累了也不得休息。


      或許會有這樣的情況,跟我一直給自己壓力有關。
跟以前常常被欺負或是被忽略之故,如果找到一些能夠有獲得注目,甚至讚賞之事,便會努力去做,去獲得大家的掌聲;雖有時候不得已的(作業,報告)或是被吩咐的(剪影片,拍照)甚至是自己想要自動自發做的事情,只要能獲得大家的注目,似乎一切都值得;也是這樣的壓力去促使我趕快完成事情,就算事情尚未完成,仍會懸在心上,直到它被解決的那時。

      而這樣莫名的責任心也影響到我的睡眠狀況,雖然累,但是只要一想到有事情要做,身體總是會不覺離開棉被,而醒來。但是在做事與睡眠兩邊拉扯,就算醒了,似乎也沒有什麼進度,依然產生很累的感覺,只能說這真的是累醒,而且是自找的。

      也因為這樣,常常在白天肚咕,雖然知道的睡眠狀況這樣對於我不好,習慣持續多年下場就是難以改變。

      我不奢求太多,我只希望我能有一天可以睡到自然醒。但是這樣的夢想似乎還沒有辦法達成,每天仍然被疲累拉出床外,與他進行一場寧靜漫長的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