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8日 星期三

[小小說]醫妓(1)



      白玖是深受極端評價的一個女人。
      她手執針,為一些深受病痛不堪的青少年、老男人解痛,以傳統漢醫的用藥以及針灸幫助他們減輕痛苦,怯去疾病。
      她也幫助人們如何調理身體,開藥方,煮藥,健強別人的身體,而不收錢。
      人們對於她這樣的做法真的很感謝。在這樣的城市中,要尋找這種傳統藥材已經不容易,遑論一些沒有經濟能力負擔的家庭。從某些方面來看,她甚至是一名慈善企業家,幫助弱勢,解救貧苦。
      只是,仍然不少人對於白玖這個人議論紛紛。
      當然,在這裡就有一個疑問:身為漢醫的她,對於長期的醫療,以及昂貴的藥材,如果不收一毛錢,她要如何平衡這樣的收入支出,以及她自己的生活?
      不意外地,她有另一個身分,可以幫助她的經濟來源。
      用「身體」賺錢。


      白玖住在一個新北市某一個鬧區,家門外的街道,早上是傳統市場,人潮紛紛來往,大白菜一把十八元,金針一把十五元,五花肉一斤五十六...白玖很喜歡這樣的聲音,雖然時常有髒話往來不斷,但是這樣的噪音給她安心感。
      白玖穿著白色襯衫,在這樣環境幫病人治病。
      有時,病人也抱怨她怎麼會將診所開在如此地方,骯髒雜亂。言語一多,白玖也不得不加裝點隔音設備,以及買了一臺音響,幫助病人平緩心情。
      但是她仍然會打開窗戶,聽著外面的聲音,心情愉快。她也不知道怎麼會喜歡聽這樣的噪音,或許她覺得她自己跟這些被認為髒亂的人們是一夥的,也或許她認為,晚上的自己,可能比這些挺大啤酒肚,「幹你娘」的人更不堪。
      不過在白玖的想法中,怎樣的職業其實都是一樣的。

      太陽從觀音山落下,燈光繼而取代了原本的陽光,都市繼續呼吸活著。
      市集也從大白菜、五花肉,變成了臭豆腐、蚵仔煎,還有很多逃跑經驗豐富的路邊攤主,隨時拿著手機關注警察的行動。
      白玖也是。

      她換下白天的衣著,打開衣櫃,從衣架上拿出一套薄紗,直接披到身上,稍嫌花俏的蝴蝶圖案內衣在薄紗的覆蓋下仍然很耀眼,甚至多了一種迷濛感,感覺像是蝴蝶在白玖身上不斷輕拍翅膀,環繞著她。
      妓女對於白玖不過是換個名稱,繼續做醫療服務。不過這類的醫療服務,比較隱私如此。
拿著針,不知不覺地灸在她上頭的瘦子,沒有感覺,仍然一前一後,逐步加速,沒有感覺到除了下體以外的身體部份發生了何事。白玖也沒感覺到她的下面正在做怎樣的工作,把手環住對方的脖子,手執針,一針一針治療。做完了,客人的需求滿足了,錢也拿了,而白玖的技術也變好了,謂之一舉三得。
       有時候客人發現了,也沒止住,繼續給她治療,繼續做他的床上運動。知道白玖的,除了因為她的「技巧」而來,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受治療」。據白玖之前的客人所言,被她這麼一針,配合激烈的運動,竟使得原先困擾的病好了,某些性病似乎也就這樣沒了--除了HIV,幾乎都可以治療好一般。故此,每個客人來了,開始做了,身上沒有感覺到有一些東西被扎進,反而更奇怪。有時候更希望白玖多扎幾根進去呢!


      不過這樣的雙面身分,免不了一些兩極的評價。一方是對於白玖的醫術肯定,當然這中間包括了一些恩客。一方面則是批評她身為一個醫師,竟然還做了這些使人羞恥的事情,還做得理所當然,對所謂的衛道人士,這是不可取的行為,應該被取締,送到警察局關注才對。可惜的是,這不是一個只靠民粹即可付諸行動的世代。
      雖是如此,白玖的病人沒有減少,恩客也沒有所改變,仍然過著她的日子,一面是醫生,一面是妓女,白天替人治病,夜晚替己賺錢。白玖習於這樣的生活形態,持續了好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