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4日 星期二

[雜手記]我在歷史中迷了路

距離學期結束還有一個月,我就已經在期待大二時的課表了。
檢閱了一下,開心是自己可以有很多時間窩在傳播,社會,心理領域裡面。
令人悲傷是,歷史幾乎快被我忽略掉了。

到底什麼時候,我對歷史開始冷感?

記得高中對於歷史的熱衷,只要別人談到歷史眼睛便會為之一亮,只要談到這塊,整個封閉的舌就會開始滔滔不絕。甚至到了一度想把所有學校的歷史系攬入志願表裡面,其餘無視。
但是這樣的心情,在指考英文中,無心地筆一撇,從天堂掉落谷底,讓我在重考班苦蹲一年。

補習班老師對於我們諄諄教誨,隱約告訴我們不要企圖想走學科領域,不過幾個月的風景,竟把對於歷史的熱愛給消耗掉了。

背後塞幾十張小朋友的班主任,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說過,有三個科系的人最值得來往:法律系,哲學系,與歷史系。這些人是具有知識淵博的一群份子,最值得來往。
這句話又燃起我對於歷史的好感,也讓我在志願表下再度填下歷史。
但,偶然跌入歷史的結果,給我的是「驚訝」,「失落」的感覺,並沒有「喜悅」的成份在。

現在的我,拼命的想跑出去,跑出歷史中,卻知道自己其實喜歡歷史。
不過對於他人不斷否定這領域,某種程度也否定我自己長久以來的想法。
最令我自己覺得不可思議是,我也跟著否定這樣的自己,脫離歷史,想要往所謂「實用」走。

到底是為什麼,我會對歷史冷感?
到底我想要找的是什麼事物?

我有些迷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