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0日 星期二

[雜手記]一千公斤的倦意


    雞精,蜆精,維他命B群,治肝寧丸。
    補品越來越多,但是身體狀況卻成反比,直直落,「累」字似乎都稍嫌不夠。
    一累,什麼事情都不想管,但是又什麼事情都得做的責任感同時把我夾在兩邊,放入土司機烘烤,即將爆出。
    累了,話也不想說,但自己身體卻又不自主對孤獨產生抗拒,不聽指揮的亂跑亂講,但是沒有指揮機的鐵金剛也不過就是一團廢鐵,噴出來的,盡是廢言。
    茫然也在我背後逐漸加深。站在歷史格的我,骰子究竟丟得到心輔格,還是轉系格,還是轉校格?若沒丟到,我是否對於歷史回頭看過,重新面對?
    我慌了。
    慌的不是世界,不是社會,是我自己,左心房,左心室,右心房,右心室,房室一團亂。
    我該做什麼?學業,社團,朋友,親人,愛人,想要幫助人的我,是否有能力先幫助自己如同垃圾堆,亂茫茫的我?
    也許,我該喝下一瓶蜆精,在床上,在枕頭上,在大腦上,在意識海上,找到我當時的初衷。
    希望那個初衷,不要太難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