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3日 星期二

[小小說]The Joker of Pumpkin.1/10

  「死小鬼!你們在這邊幹什麼?!」一聲大吼威震八方,被稱為死小鬼的兩個男孩早就落跑十公尺之外,一瞬間便不見蹤影,中年男子怒氣仍然沒有消失,反而越來越火,更想把那兩隻小鬼抓起來痛打一頓。
  
  從屋子裡走出來,棕波浪捲髮長墜而下,雖然有些魚尾紋,仍不減當年的風華歲月。
  
  「老公,他們又把農田的東西怎麼了呢?」

  「唉,那兩隻小鬼竟然把南瓜拿去挖空,做成南瓜頭戴上玩!我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在十分鐘我在整理稻穀的時間弄好,我真的受不了他們!」大叔抽了根煙,抓著稻穀色刺猬頭猛抓,煩躁的看著南瓜果肉噴灑在田裡。

  婦女從後面擁抱,安慰男子:「別在意啦,你也知道那對孩子天生愛玩,哪需要發脾氣呢?而且最近鎮裡的南瓜祭典也快到了,就當他們為祭典提前做準備吧~。」

  男子無奈笑,便不發一語,看著早已跑得遠遠,身材矮小的兩個南瓜頭往山坡奔去。


--------------------------------------
  這是一個位於謝夏克首都郊外山區,一座不受外人打擾的小鎮。

  雖然此處山高地險,但出入的關口不阻,衣食不缺,讓鎮民們並不感到匱乏。

  雖以農業為主,卻沒有什麼可作為地方特產。不過此地有個較為特殊的祭典,鎮民們稱之為「南瓜祭」。

  據傳說,在很久以前還是一座小小的村落,在每十二次的月圓之夜,將有一個戴著紳士帽,黑西裝,拿著柺杖,滿面邪笑的南瓜先生,來侵襲小村,掠奪人類的記憶。據說是從一顆被挖空果肉,丟棄在垃圾堆的南瓜,太過怨恨人類而變成怪物,吃掉人們記憶來填補慢慢流逝的知識。

  村民們相當恐懼,卻又無任何方法對抗,手足無措時,村裡最年老的村長便說:「我們拿著南瓜,挖空然後雕刻,做成南瓜頭的樣子,來假扮它的同類,這樣做便不會有事了。」

  村民們按照村長的話去做,做了好幾個南瓜頭,並且雕刻跟南瓜先生很像,光是戴上就讓人們不禁感到一股顫抖。

  到了月圓之夜,依照如期,南瓜先生拿著柺杖,一邊跳舞的走了過來,而村民們戴上了南瓜頭,恐懼的看著南瓜先生,他們擔心這樣會不會被識破呢?

  而出乎意料,南瓜先生看到的時候,手舞足蹈,開心的說:「能在此地遇到吾之同族,不勝歡喜!今晚吾族在斯處高飲樂舞罷!」

  於是開瓶陳肴,臉紅面酡,村民們也忘記了害怕,一起與南瓜先生玩樂起來。

  到了日出,南瓜先生便道謝,然後像陣風一樣離去,而村民們也終於鬆了口氣,發自內腑的高興。

  於是每逢十二次月圓之夜,村民們便按照以往來招待南瓜先生,狂歡整夜,發展至今。

  雖然南瓜先生已不再出現,而且他也不再被象徵恐怖,但是流傳已久的習俗讓在地人離不開,就這樣一直舉行下去,也是為了今年的豐收做了結果。

  今年,是否也會有南瓜先生來到,一同慶祝南瓜祭典呢?

--------------------------------------

  在鎮東北方有一處山坡,對無高山,往下看又可看到一片菊花盛開,剛好臨秋風,平常是鎮民們休憩的場所。

  而為了準備祭典,所以並沒有什麼人在這邊散步,只有看見兩個戴著南瓜頭的小孩在山坡上跑來跑去,不亦樂乎。

  被追的南瓜頭做得並不是很精緻,瞇瞇眼般的刻痕昭明了小孩的手藝。而追人的做得相當好,一刀一痕的臉宛如是個藝術品,被當作玩具戴上嬉戲。

  兩個人就在這秋意盎然的草地上紛紛使出必殺技。

  「看我的南瓜光線!!嗶嗶嗶!!」被追的南瓜雙手擺出手槍的姿勢射擊。

  「這算什麼,展開南瓜防禦罩!!」張開大大的小手,畫出一個圓圈似乎就是所謂的防禦罩了。

  「區區的防禦罩怎麼可能抵擋的住我的光線呢?!看我的南瓜光線Σ!!碰碰碰碰!!!!」手槍的姿勢大改成手掌一百六十度,像是發氣功一樣的動作對著另一個南瓜。

  「南瓜忽影忽現大法!」一顆南瓜跳了起來,閃過攻擊。

  剛剛攻擊的南瓜氣憤憤指著,大喊:「怎麼可以這樣!南瓜光線Σ明明命中率就是百分百一定中,哪有閃過去的道理!」

  而剛剛閃過的南瓜也在那邊跺腳,怒罵:「誰規定你的南瓜光線Σ一定中?!我的南瓜忽影忽現大法也是百分之百一定閃過呀!誰準你的攻擊一定打的到?!」

  「我的必中!」

  「我的必閃!」

  兩顆矮小的南瓜就這樣吵了起來,吵到最後直接開始互打,左一拳,右一腳,毫無殺傷力可言的攻擊讓雙方打的不痛不癢不痛快,攪成一團打來打去,理所當然的滾下山坡,兩聲慘叫貫徹天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啪!!!!!

  只看到兩顆南瓜頭滾了出去,落在花園旁邊。

  剛剛跌下去的兩個小孩摸著頭,同時站了起來,互看了對方,然後笑了起來。

  如果有陌生人從遠方看著他們,應該會覺得自己眼睛是不是近視,無法對焦的樣子。

  兩個長得一模一樣。不管是眼睛,髮色,神采,氣度都讓人感覺這兩個小孩是個十足的淳樸農家來著。

  頭髮稍微略短,不修邊幅的棕刺猬,對著眼前跟他一樣的人唸唸:「好痛…維爾,都是你啦,後頭腫了一個包!」

  另一個頭髮及肩,綁成小馬尾,猶如是個文學小院生,稻麥色閃輝動人,被刺猬稱為維爾-全名維爾伊凡,因為唸全名太麻煩所以簡稱維爾-也摸著膝蓋,對著前面的人發火:「你才是勒!你剛剛踢到我的那一腳讓我膝蓋好痛,站不起來啦!霍伊斯,等等你負責背我回去。」

  「等等我為什麼要背你回去?!你的傷根本就沒那麼嚴重我幹麻背你回去?!」霍伊斯反駁。

  「那好,我身上總共9個傷,你身上總共6個傷,爸爸不是常說:強者要照顧弱者嗎?你是強者,我是弱者,所以你背我回去當然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啦!」

  「唔…」很明顯的,霍伊斯完全被維爾耍的團團轉,也沒有去懷疑維爾剛剛說不符合邏輯的話。

  維爾看到時機對了,便用命令的口氣說:「你知道了吧?那麼馬上背著我回家吧~。」

  雖然霍伊斯表現的很不屑,但是還是老爸的命令為上,況且維爾的身體本身就比他弱一些,剛剛的話也並不是維爾亂說,因為霍伊斯嘗過老爸的鐵拳無數次了。

  無可奈何,蹲下背對著維爾,說:「上來吧,回家擦藥吧,免得我被老爸挨罵。」

  「哈哈。」維爾笑著跳上去,然後指著剛剛掉落的南瓜頭說:「順便撿一下吧,不然等等回去爸一定又會質詢我們把南瓜玩到哪邊去了。」
 
  「真的要的話,早就在我們剛剛跑出去就開罵了……」霍伊斯不敢想像後果,慢慢的走過去,用單手把其中一顆往後丟,維爾便接住戴上,從南瓜缺口仍可看到他的勝利笑容。

  霍伊斯也戴上南瓜頭,站起來的時候,後頭突然感到一陣舒香感,轉頭一看,維爾手上突然多了一堆花朵。

  「你什麼時候採的?」「剛剛你蹲下的時候。」

  維爾只有在這方面是手腳最快的,霍伊斯也令他沒法,誰叫這對兄弟都有相同的嗜好,只不過一個是採花來聞,一個是採(維爾糾正為偷)食物來吃。

  「媽媽看到這些花朵應該會很高興,然後爸爸看到媽媽高興,也就不會計較南瓜的事情了。」

  這小子果然很聰明,霍伊斯心想,把位置橋好後,便往鎮裡的方向走去。

  「…維爾,最近你是不是變肥了?」

  啪!一聲,維爾臉紅耳赤敲了霍伊斯的頭,又腫一個大包出來。

  「不公平…我回家也要向老媽報備你欺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