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3日 星期五

[小小說]The Joker of Pumpkin.3/10

  百般無聊的走在瓷磚街道,跟旁邊忙著祭典的哥哥姊姊叔叔阿姨打招呼,雖然他們已經汗流浹背,很想休息,仍然跟霍伊斯和維爾打招呼,怕是不周到一樣,而事實上也算是如此。

  根據鎮民的言論,曾經有一次霍伊斯亂拿隔壁大嬸的母雞當作馬在騎,理所當然,大嬸很生氣的罵了他,罵到霍伊斯差點哭出來,黯然的走回家裡。

  隔天一大早,大嬸看到母雞沒有生蛋,也只不過當作偶爾,並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可是接二連三,一個禮拜沒看過一顆蛋,大嬸開始慌張了。而不知為何,回想起罵人的事情,便一步踏兩步,兩步踩三步,奔到了霍伊斯他們那,而道歉說那天罵了太兇,真是不好意思。

  說也奇怪,一道歉完後,母雞又恢復往常,一窩十二顆,讓大嬸的笑容再度綻開。

  可惜她沒有早一點看母雞還是不是「母雞」,否則也不用這樣活受罪了。

  「這就是懲罰~。」霍伊斯洋洋得意的抓著公雞,看著大嬸像是勝利者的大笑。

  不過這勝利到也沒持續多久。

  「我就在想怎麼家裡沒傳出公雞叫聲,原來是你這小鬼把娜絲的母雞拿來對調!難怪蕾妮亞最近奇怪怎麼多了些雞蛋,拿來做雞蛋料理!你這小鬼真的是不修理一下不行啊!!」

  「可是爸你也吃的很開心不是…」「廢話少說!」「啊啊啊!!!!!別打啊啊啊啊啊!!!!」

  整夜就這樣不得安寧,直到天亮才停止。

  不過倒也如此,眾人不知是也害怕被那兩兄弟(實際上只有霍伊斯)鬧得不可開交,也為了自己的睡眠時間不要被截斷,所以就對這雙胞胎特別禮待,而平常睡很熟的維爾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傻愣愣的接受恩惠,過了許久才從自己哥哥口中事情,恍然大悟。

--------------------------------------

  「啊~~~」兩個小孩伸了懶腰,打個一口長長的哈欠,百般無聊看著底下大叔阿姨們奔波勞命,為了明天的祭典繼續做準備,所以沒人可以鬧,可以惡搞。

  他們爬上鎮裡最高房屋的屋頂,用著不知道為什麼很擅長的攀岩爬上了石屋,看著全景,看著鍾塔,看著遠處黃色的花園上的婦人們,看著在更遠處的山通關,他們自傲的視力正好用在這地方,一覽全部。

  但是觀看久了還是會不耐煩的。

  「好無聊呀…」

  原本他們打算去平常玩的山丘繼續「兩個南瓜人大戰」的自創遊戲,卻看到一些阿姨在那邊採菊花準備泡一鍋大大的菊花茶,讓他們只能暫時回來鎮裡,等待中午等那些歐巴桑回來才要跑過去繼續遊戲。

  「不過說也奇怪呢…」維爾若有所思的想著。

  「什麼奇怪呀?不都是很正常嗎?」霍伊斯嚼著口香糖,眼睛無神的望天看,過了幾秒才回過神來:現在時間是正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眼睛睛睛哦哦哦哦!!!!」按照慣例的哀嚎,像個笨蛋一樣在屋頂上打滾,維爾笑了好一陣子才恢復過來。

  「哈…哈…笑的好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別給我笑!到底是什麼事情啊?!到底是什麼奇怪啊?!」霍伊斯臉依然紅通通,惱羞成怒的質問。

  「呼…呼…呼…」待維爾恢復的差不多,雖然還是「呵呵」的笑聲不絕於耳,說:「就是呀,那些大嬸會不會太厲害了些…記得嗎?我們前幾年過去玩的時候,原本滿地的菊花通通都不見,只剩下一堆雜草在那邊…你不覺得實在太過不可思議了嗎?」

  「有嗎?不過是那些歐巴桑很厲害,用著音速採集術,再加上四度空間袋,不是一天就採完了嗎?」霍伊斯偏頭的問著,彷彿沒有發現自己講了些什麼,讓維爾想要再大笑一次。

  不行,我的肚子真的快爆了,維爾心裡憋笑,繼續說著:「不過這也不合理呀,那麼大的花園怎麼可能一下子就被採完了?看不到邊際耶!」

  「那又怎麼了?說不定是南瓜先生拿了一些回家呀!」

  「那『一些』也太多了吧…」維爾自認無法跟自己的哥哥解釋,就順著他的意解下去了,他就是對霍伊斯沒輒。
  
  「啊…」他們躺在屋頂上,懶洋洋的讓太陽照射,蒸蒸日上。

  「好舒服呀…」經過激烈的大笑跟無奈的對話,有點睡意的維爾說著說著,眼皮慢慢下垂,擺著「大」字,就這樣入睡了。

  霍伊斯看著沒人聊天,也就躺在屋頂上,閉目養神,就這樣睡去了。

--------------------------------------

  「日安,好久不見,近來如何?」

  「日安,上次回訊應該是一年前了吧?唉,人老也就不禁開始懷念起以前了,看著鬍子越來越亂,皺紋越來越多,就讓人很想回到過去呢…」

  「別再經驗談了,隊長。言歸正傳,這次的活動情況,並不是很樂觀…。」

  「哦?怎麼了?莫非又有什麼異變狀況?」

  「我之前派人過去-當然是不知道理由的人去探查,發現今年的數量比往年暴增,而且跟前幾年不同,他們急速奔去首都方向,一樣會經過你們那邊,而數量雖然只是大略,但統計約…六十左右…。」

  「……六十呀…,這世道還真是折磨人呢,從六增加六十,十倍的數目呀…看來最近整個世界很不安穩了,這種日子還能持續多久呢?」

  「該說是沒有危機意識還是從前就習慣,這種消息竟然震驚不了你…不愧是隊長。」

「窮蘑菇是沒有用的,還不如直接把生肉吃下去,品嘗味道會比較好,這才是我想做的。」

 「你的比喻還是一樣相當難懂…不過生肉吃下去難免會有髒東西,還是建議你別這樣做,生病並不好玩。」
  
  「哈,或許吧,但是總是要有些好玩的東西存在不是嗎?縱使他會奪取性命。」
  
  「唉…不用正面接觸就知道,你的眼神大概又燃燒起來了吧…。」

  「當然,每年就那麼一場可以恢復手感,人是不可以怠廢的呀,雖然我現在居住的地方是不容許我這樣說的呢…」

  「隊長…需要支援嗎?雖然最近因為邊疆有許多動亂的緣故,首都兵力稍微不足,但是要提出些兵力,以我的職權還是做得到,何況我是目前裡面最高的官階,也不用經過任何上司就可以派兵,保護你們到避難所。」

  「哈…權力?我對這種必須依憑在假面下的東西是沒有興趣的,而且,到底誰能保證你的士兵到底能不能真的按照指示,保護我們到避難所?你以為我和平日子過到不知道你說的就是首都嗎?這麼大規模的移動怎麼可能不驚動上層,不驚動都市居民?你還真的有夠天真。」

  「…那麼,我派兵在你那邊保護…」

  「我說過了,我不信任權力,也包括他產生出來的東西。」

  「但是你也很清楚有權力可以做的事會比較多。」

  「理解跟喜惡是兩回子事。」

  「為什麼你不能理解權力所帶來的好處?為什麼要那麼固執去拒絕當初的報酬?」

  「就是知道好處才知道他的壞處。你以為他只會給了甜頭就走了嗎?你也知道,我們所做的是不能被公布於世的。果然換一個豬屁股就換一顆豬腦呀,是.不.是.呀?少.校。」

  「…既然你那麼堅決,那我也不再說了,但是我還是會其他地方幫助你的,這樣我才能報答我的恩情,隊長。」

  「就希望你別讓我知道,不然我可能也會把你的士兵打爆呢,少校。」

  「唉…日後再連絡吧,祝你順利,隊長。」

  「也祝你在那邊能夠打混的愉快,我的夥伴。」

--------------------------------------

  「啊…」

  「啊…」

  霍伊斯跟維爾像是夢到什麼好吃的東西或是好玩的遊戲,臉上充滿了笑容,紅酡開展。

  但是在其他人眼中,這分明就是中暑過頭。

  「也真是受不了他們呢…」媽媽露出不知道該怎麼說的苦笑,看著被鄰居發現,急忙送到家裡的兩兄弟。

  「不過笑的真是開心呢…到底夢到什麼呢?」

  「南瓜先生~南瓜先生~柺杖糖~柺杖糖好好吃~~~」

  「南瓜先生~南瓜先生~南瓜頭~南瓜頭好好啃~~~」

  「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呢…看來他們真的很喜歡南瓜先生,下次叫威夏去城裡買布做娃娃好了,嘻~。」像是個小孩般的媽媽笑靨,果然有什麼父母就有什麼孩子。

  「我先澄清一點,他們只有繼承到他們媽。」爸爸坐在旁邊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