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7日 星期六

[小小說]The Joker of Pumpkin.2/10

  今天是南瓜祭典的前一天早上,煙囪裊裊而上,不過叫醒眾人的並非是垂垂老矣,準備將死的公雞。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媽呀呀呀呀呀呀呀!!!!!!!!!!!!!」

  先是男人的慘叫,再來是一陣「鏗」「砰」等激烈的撞擊聲,然後傳出一聲淒厲的哀嚎聲。

  「你這天殺的死小鬼!竟然把你老子的手當成食物咬住,還咬的很開心很滿足?!不把你打到起不來我就不是你爸!!!」

  「爸等等等我剛剛那還在夢裡看到好吃的肉…『還狡辯?!我打!』啊啊啊啊!!!!媽!!!!維爾!!!!啊啊啊啊啊!!!!!!」

  「真是熱鬧呢,那對父子還真的玩不膩呢~。」媽媽無視霍伊斯的呼救,一臉微笑看著自己的丈夫跟兒子早上玩鬧,她那麼想。

  「我覺得應該不是這樣吧…」剛穿好衣服,坐在椅子上等著早餐的維爾無語望著裸身-兩兄弟平常就是裸睡,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念頭才這樣睡的-被老爸打得不 成人樣的霍伊斯,在心裡默默的祈禱,「哥,我會在明年的今天在你墓碑上獻上鮮花的…」「維爾別給我在那邊咒我!!!!啊啊啊爸別捏耳朵啊啊啊啊 啊!!!!!!」

  可憐的少年家膽被虐待致死。

  「我說過別咒我啦…」霍伊斯用剩餘的一口氣來去澄清,雖然對此時此刻的他已經不重要。


--------------------------------------

  霍伊斯穿著一條褲子從房裡走了出來,上身貼滿了紗布,摸著紅通通的福耳耳垂,看著安然無恙,好像沒他事的維爾吃完早餐,怨怨道:「維爾,為什麼你起床的時候不順便叫我,明明在同一張床上不是嗎…。」

  維爾彷彿沒有任何感受,淡淡的說:「誰叫你自己不注意的。你也知道爸爸早上火氣都會很大,尤其在叫醒自己兒子的時候。
  
  「反正也沒關係啦,你傷好的很快不是嗎?你這耳朵,馬上就恢復原本大小,烏青也好的差不多了,然後等等一起出去找事情玩吧~。」

  「你這傢伙…」霍伊斯真的只能嘆一口氣,很快的吃完早餐,解開紗布,果真好的差不多,穿上上衣,拉著膝蓋傷尚未恢復的維爾走了出去,臨前媽還說看有沒有什麼地方要幫忙可以去幫忙。

  雖然維爾的身體本身很健朗,甚至比霍伊斯還要好,但是不知為何,當維爾受傷,就算是因碰撞產生的擦傷,非得要花三四天才能好,其恢復速度相當的緩慢。

  而霍伊斯則是新陳代謝的太誇張。霍伊斯八歲的時候,曾經在屋頂上跌下來,頭破血流,慘不忍睹,維爾也被嚇昏過去。

  雖然鎮裡面的醫生說這種傷口不過兩個月不會好,結果不到一個禮拜,就活潑亂跳,繼續不改本性的爬上屋頂玩捉迷藏,讓醫生大跌眼鏡。

  「維爾太過善良,把自己的一部分捐給了哥哥呢~。」善良到有點呆的母親如是解釋。

  「難怪一個頭敲起來像西瓜,一個頭敲起來像空蛋殼。」剛起床火氣很大的父親無清醒狀態說。




  走在清早的街道,抬頭一看,便看到許多人在接線掛物,或者是搭建木台,搬運材料,準備食物,裝飾房屋,為了明天的祭典而作準備。

  霍伊斯跟維爾雖然沒被叫去做什麼事情,不過基於責任感,還是向各方領袖-哥哥(老頭)和姐姐(阿姨)跟交涉一下才能完成。

  「不太需要你們幫忙,去玩吧!」正在策劃的大叔揮手叫他們走去一旁,別打擾他的思緒,其實他的腦汁早就枯乾,想不出什麼新穎的活動了。

  「小鬼去玩就好啦!這邊我們忙就好了!」搬運木材的半百禿子大叫他們放開細木條當劍來玩,那是拿來當支架的材料。

  「哎呀?霍伊斯跟維爾?你們就不用啦,這邊就交給姊姊們處理就可以,你們就趕快出去玩吧!」擔任大廚的水泥妝阿姨如是說,把他們提領出去,因為她很清楚知道去年發生的焦烤豆腐黑湯事件。

  基於以上的各方詢問及操作之後,霍伊斯跟維爾下了一個簡單的結論:已經沒我們的事,可以去玩了!

  「真的嗎~?」老爸狐疑的說,而事實上也是如此。

  「當然囉,普雷叔叔跟伍德叔叔還有芙達阿姨都已經說我們不用幫忙,只說我們小孩忙著玩就好囉~。」霍伊斯跟維爾異口同聲的說,他們在這方面是相當有展現雙胞胎的能力:默契。

  正好媽媽從廚房走了出來,端出一壺清香的菊花茶,說:「就別那樣了吧,威修,畢竟霍伊斯他們也才不過十歲,哪能幫什麼忙呢?伍德他們說的好,小孩就是要有快樂的童年,要有快樂的玩樂時間才有健全的身心,以後才能做大事不是嗎?就讓他們去了吧。」

  「妳是不是從哪本書上看到拼湊出來的呀…唉,你們就去吧,反正你們幫不上忙也是事實。」老爸看起來相當的無奈。

  感到成功,正往門的方向跑出去,突然後面備感壓力,這時候,老爸又說了:「如果你們在從田裡拿南瓜出來玩的話,我就在祭典當天把你們倒掛在木塔上,讓你們享受什麼叫做反轉世界的感覺。」

  「是…」再多的小聰明玩不過大人果然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