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4日 星期六

[小小說]The Joker of Pumpkin.4/10

  「各位鎮民們早上好,我是這個鎮的鎮長。雖然有的人可能沒見過我,也有的人可能只在路街小巷稍微看到過我一下,平常我都是把事務教給麥尼吉,啊,因為我實在很放心交給他,他是一個很好的人才(是這樣唸沒錯吧?),他真的是一個得力助手…啊,請先別拍手。

  「各位應該都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吧?(誰不知道我就開扁了…)這是我們祖先從以前流傳到現在,為了與南瓜先生合好,進而和諧生活在一起的重要祭典。
  「雖然這並不是什麼大規模(我在說什麼廢話這本來就只是這個鎮自己創造出來的祭典呀…),也不是什麼紀念性的大日子(唉…本身就只是一個歡慶日還有什 麼紀念性可言呢),但是我們祖先早預料村子變城鎮時,人情味會隨著時間慢慢變淡…而為了能讓我們團結在一起,也希望我們能夠和諧相處,我們才會一年接著一 年的舉辦,希望各位放開自己的面子,拋開愁煩,狂歡一整天吧!」

  話說完了很久,過了幾秒,才從台下傳出稀稀落落的掌聲,用一個拍子完全亂調的拍手方式來完成這個無聊開場白。

  「就說我不想上去了嘛…」鎮長無奈碎碎唸,轉身下了台,換了套衣服,又變回普通的鎮民。



  「哈~~~~」霍伊斯跟維爾打了一個大哈欠才醒覺已經散會了,便在心裡打算等等要去哪邊玩,來鬧那些整天跳肚皮舞的大叔們。

  「你們以為可以逃過我的視線跟聽覺嗎?你們這些小鬼以為我沒聽到你們剛剛說『爸爸那樣的樣子好好笑』『嗚啊,手上還拿著稿還唸的好奇怪耶』『爸爸好厲 害,在致詞之餘還可以說一些碎碎唸,真是讓我大開眼見』等等之類的話嗎?!還給我在台下作怪搖屁股害我差點笑出來!你們這些死小鬼竟然幸災樂禍的看你老爸 出糗?!維爾也別想給我逃跑,今天給我在鎮裡面好.好.的.待.著!不准給我跑.出.去!!!聽到了沒有!!」

  於是霍伊斯跟維爾被丟回家裡,悶悶的等著媽媽煮好午餐,雖然今天在鎮裡頭的食物都是可以自由拿取,不過他們還是習慣性等著媽媽的燒烤羊肉特大三明治跟熱鮮羊奶茶,這是他們中午必吃的東西。

  「唉,反正你們也知道你們老爸的個性,何必這樣子呢?趕快把午餐吃一吃,出去玩吧~。」

  「果然媽媽對我們是最好的~。」兩兄弟大口咬著三明治,滿足的品嘗著。

  吃完好吃的午餐(霍伊斯還順便多吃一份),就走出家門,開始亂晃。

  理所當然,外面當然是吵雜一片,開始一堆人毫無顧忌的大跳半裸舞,不知道從哪邊拿來的鋼管跳鋼管舞,看著幾團肥肉抖來抖去,真不知讓人這個地方到底是 城鎮還是大型健身館還是待宰場般,「總之就是很傷眼睛…」維爾把自己的眼睛遮住不想傷害自己的靈魂之窗,不過霍伊斯反到不在意,邊走邊笑,好不快樂的樣子 讓維爾感到一股勇者之氣在他哥上。

  邊走邊拿放在桌子上的食物,看著大人們狂歡跳舞,雖然很像在做韻律動作,不過負負得正,還算一支不錯的舞。

  「還不錯看嘛~哈哈~!」霍伊斯吃著烤馬鈴薯,口中充滿薯泥笑到噴出來,維爾微微閃過,躲避了陰險的薯泥攻擊。
  
  不過在好看的表演也是會結束的,尤其是不怎麼耐看的肚皮舞。

  在路上走了許久,看到三三兩兩的幾群毆巴桑,正在互相爆料,像是「菊花園的菊花事件」,「伍德脫軌」,「芙朵的調味料」等等有的沒的,對十歲的小孩子來講,只能說無聊了點。

  一群認識的同年齡小孩在那邊追趕跑跳,讓霍伊斯他們很羨慕,也很想參一腳,不過他們卻說剛開始,要等一下才能讓霍伊斯加入進去,臉上充滿了愧疚,不過他們也不怎麼在意,道別後,繼續走各自的路。

  「嗯…維爾,」霍伊斯拉有點倦容的維爾,耳語說:「不如我們就偷偷過去山丘玩吧?大人也在鎮裡面,不會出去,反正我們現在也沒事幹,就過去山丘玩吧~。」

  「不太好吧?而且我覺得爸爸應該會在那邊…而且我們也不知道爸爸會不會聽到我們這樣講話,爸爸聽力很好的。」

  「沒關係啦~反正只要多注意一點,別被爸發現就好,反正爸爸的眼睛也只有一雙,看不到的啦~。」

  在霍伊斯極力的提出,原本就不是很想待在鎮裡的維爾也動搖了起來,猶豫的想著後果。

  霍伊斯才不會想那麼多,馬上拉著維爾的手,急奔向山丘。

  「你跑太快了啊啊啊~~~~」維爾調緩腳步,慢慢跟霍伊斯的踱伐同步。  
--------------------------------------

  「威特少校,你說什麼?」

  「屬下想派一支兵力去山區保護居民。」

  「你在想什麼?首都大部分的兵力已經派去邊界戰鬥,剩下的維持首都安危都有問題,怎麼可能再派兵去守護那沒什麼用的山區?」

  「但是上校也知道,每年的『那個』都是由山區那邊所阻擋,他們等於是我們的盾牌,替我們擋下那些恐怖的黃色怪物,雖然那邊也有自己的兵力,但是今年的 數量卻比之前增加了十倍,以那邊的能力來講是不足的,所以屬下希望能准許這個要求。而且這樣上校您也可以獲利,得到些名聲不是嗎?」
  
  「你在開什麼玩笑?你自己明明知道那邊是什麼地方不是嗎?」

  「屬下不知您所言指是什麼。」

  「大概是之前沒有傳達到你那邊吧…現在講也沒關係,反正是我的辦公室不會有外人進來。

  「怪物,是雷瓦少將派部隊去引的。」

  「…你說什麼?!」

  「哼,你也知道他的目的,自從前幾年從對戰結果,抽樣取本而知道那些異變怪的組成開始,他就有所圖謀了,你還看不出來他最近的行動相當積極嗎?」

  「但是…這軍政府應該會阻止呀!怎麼可能讓他無法無天,為所欲為?!」

  「你忘記他的出身了嗎?」

  「…就算如此,這仍然太荒謬了!!!」

  「這是事實。」

  「…所以說,基於您跟他的情誼,所以不讓我派兵的原因就是如此?」

  「是的,他跟我說過,他想讓那邊變成他的實驗基地,進行一些他想要做的事情。而這事情也不好稟報上面,會有許多麻煩。因此也就只能這樣了。

        「所以無論,如何我是不能准許出兵。」

  「…那麼我也只能用我的方式去處理了,希望您不會制止。」

  「當然,反正我只能交代他叫我做的事情,其餘嘛...我懶得管了。」

  「…多謝。」

  啪!

  「唉…你還不夠成熟呀,你還是絆倒在情誼這顆石頭上面..雖然我也沒資格說就是了。

  「…希望你能成功。」

--------------------------------------

  「嗯…」霍伊斯雙手圈成望遠鏡的樣子觀看遠方,看到平常路上遇到的那些哥哥還有大叔在山丘,似乎在研討什麼事情的樣子。 

  「我們來這邊還是太危險了啦…」維爾在旁說服,他知道如果被發現大概會是什麼情況。

  「還好啦,再慘不會比上次我們被丟到鐘塔裡面清理那些恐怖的東西慘了。」

  「不要再提那次了…我真的很後悔去碰那堆老鼠屎…」

  他們持續觀望著,維爾則往四周看去,一片適合躲藏的樹叢,應該不至於讓他們那麼快被發現吧?他心想。

  繼續觀察到約四點的時候,仍然只看到他們做著霍伊斯不理解的動行為:為什麼要把手往上翻?什麼是火攻?什麼是游擊戰呀?「完全聽不懂。」

  「咦?好像少掉幾個人的樣子?」

  就在維爾發出疑問的時候,突然兩人身體一輕,然後轉啊轉啊轉啊轉啊轉啊……

  「轉啊啊啊啊啊啊啊!!!」「轉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們-這-兩-個-小-鬼-!我不是說過給我好好的待在鎮裡面不要給我出來嗎?!看來你們是活膩想死了啊?!老爸滾地翻天迴旋轉!!!!」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旁邊的哥哥、大叔們看著父子三人轉轉轉,笑的很開心,仍然不止。

  「救命啊啊啊啊!!!!」可憐的兩兄弟仍處於危險風暴中,完全不知道接下來的命運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