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4日 星期一

[讀文本]紀大偉《膜》

    《膜》是一個設定在未來世界,人類因逃避災難而生活在海洋世界的故事。科幻小說不常見,與性別結合的科幻小說又是少之又少,要讓人看得懂更稀少,但《膜》的比例都抓的很剛好,在劇情中一步一步慢慢解釋這個世界的形成,為什麼人類要逃到海洋世界,生化人是什麼,女主角默默的身世,「膜」的意義,即使資訊量龐大,卻能引著讀者進入文字世界中,體驗這世紀末的氛圍而身歷其境,不禁佩服紀大偉的文字功力深厚。
    整部世界觀令人很嚮往,不管是陸地上的狀況,海洋世界的局勢,生化人的生產,記憶膚膜,性別沒有意義的。紀大偉想要描繪的是一個我們想像不到也無法體會到的世界,去闡述所謂「酷兒」的概念是什麼:好奇,懷疑,以及不確定。整個故事就像蘋果,層層剝下來才會發現世界的真實面貌,而當我們到最後才終於發現,我們一樣都被作者給包一個大膜裡了。結局真的十分的震撼,我們熟知默默的觀點,竟然只是別人所製造出來的記憶,又回頭去打了我們所堅信這世界的美好。不過,默默最終還是跟自己的母親在一起,即使她只剩下一顆不斷做著美夢的大腦,但至少能以一個自己的方式活著-或著媽咪也是這樣想著的吧。
    紀大偉曾於公視《文學風景》節目,訪談中說道:「你必須要經歷脫離原來的空間、時間你才能去反省你原來的位置。比如說科幻小說,它就是脫離既有的時間空間,如此才能夠回頭來看我們當初所站的地方是什麼樣子…其實我們談科幻小說,不是真的談未來、談外太空,而是比如說以古諷今或是以未來諷今。以另外一個星球來談現在的一個空間。…我們必須要離開台灣才看得到台灣是麼樣子,如果一直留在這邊的話,就像呼吸樣非常自然。可是,我們必須要離開後才會知道,其實並不是一切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其實也是回應到我們現在所處的台灣社會:總有人說,「我不能想像多元成家是什麼」,「我無法教導我孩子怎麼叫爸爸媽媽,祖父祖母」,我們視野容易僵化在某一個角度,而不能跳脫。誠如紀大偉所言,當我們離開原本的價值觀,願意以一個開放包容,不妄下評斷的方式去看待,或者就如同「無知之幕」一般,才能看清楚我們所處的世界長得是什麼樣子,它應該會往什麼方式前進,而不是一昧的否定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