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8日 星期五

[小小說]好好生活

        我被要求好好生活。
        生活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從一出生就得面對死亡的風險:餓死、噎死、被重物壓死、墜樓死、被酒醉的爸爸開車進車庫壓死、被媽媽放在家裡死。長大之後,還得面對同學霸凌死、老師討厭惡搞死、成績不好被爸媽打死;再大一點,還有感情不順死、騎車車禍死、找不到工作自殺死、房貸壓力自殺死......。即使這些都過去了,我活著,但活得很累,要只能用15天的薪水來過一個月,還要滿足被媒體塑造出來的小確幸,要一杯110元但只有30元價值的摻水咖啡,吹著冷氣,面對落地窗外的人車行過,喘氣喝一口咖啡,壓力下仍然追求著小確幸,因為走出咖啡廳外是要加班到十點的未來。

        回到家已經是十二點,而必須七點醒來,七點半出門,八點半前到公司,打卡,工作,吃午餐,工作,吃晚餐,工作,回家,睡覺。
        我被要求好好的生活,卻未曾問過我怎麼活過來的。
        沒人過問我在怎樣的家庭背景長大,卻一直問我爸媽做什麼工作;無人在意我摸索自我認同與價值的過程,卻一直問我什麼時候賺錢、結婚、生子、養家。生活的價值最後只建立在於某些人所認定的「生活」,卻不認為游民、性工作者、移工、清潔工等人的生活是「生活」。
        忘記每個人是不同,卻被要求要有一同的生活價值,然後強迫每個人都要追求,毫不在乎每個人家境、求學、經歷、理想、計劃,被硬生生的卡斷可能性,生活在一個只能用悠遊卡消費的生活裡。
        沒人在意有些人是怎樣的掙扎努力的活過來,好不容易追求到自己的價值後,卻被怪手挖走腳下那塊地,然後一個人說著:為了我們的生活,你必須放棄你的生活。
        我們被要求好好的生活著,像畜生一般的生活。
        當我們發聲,要求還給我們應該有的生活,卻被壟斷資源的人群指責:過好你的生活,讓我們好好剝削你們,過好我們的生活。然後附帶著拒馬跟鐵絲網,阻擋了人群,好看不見。
        我們好好地生活,然後毫無意義的死去。
        一個性別氣質陰柔的學生被逼到跳樓走了;一個因找不到生活目標的人孤獨在路邊死去了;一個因正義挺出的人卻被腐敗的士兵們弄死;一個好好開店生活卻被怪手給挖去生命去路。我們被要求好好地生活,卻不能追求我們的生活,是為了別人的生活而活。這是一個荒謬的世界,卻是被承認的生活價值;回去吧,回去過你的生活,然後因應別人的生活而死吧。那是掌權者所告訴我們的事情,不是真理,卻也是真理。
        我們的生活,我的生活,只是單純的活著,作為一個別人的養分,被當作人彘的豢養著,像是動物園的動物們一樣,尤其像是豬,可以無知的活著,無知的養胖,然後無知的被當作別人的食物吃掉吧。
        我打消從十三樓跳下的念頭,轉身看著我不到三坪的房間。

        明天還要加班呢,不能跳下去,不然工作就會沒人做,爸媽就會收不到寄回去的生活費,那就糟了。要好好生活。好好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