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8日 星期二

[雜手記]殘章片段・10/8

    這是今早發生的事情:

    今天早上,原準備騎車上課,但騎車騎到一半就突然沒油,心理有點緊張,因為那堂課是最好不要遲到的課,因此趕快搭計程車趕八點的教程課。

    結果因為這樣稍微有點太過緊張,妥症突然停不下來,頻率有點高。後來有組員私下告訴我其他同學覺得我在製造噪音,問我要不要去跟老師講一下狀況(組員知道我的症狀)告訴老師。

    之後,老師在一上課就說:

    「各位同學,我們都是未來要成為老師,教導學生的人對吧?可是學生都是不一樣的,有些學生可能擁有一些不同的症狀?大家知道有一堂三學分的課是什麼嗎?(同學:特殊教育導論),對,那其他人知道有什麼樣的特教學生嗎?像是無法閱讀文字?(同學:閱讀障礙),那這些學生是不願努力控制自己的人嗎?同學我們做一個小活動,我們右手食指順時鐘轉,右腳逆時鐘轉,很難對不對?這樣是不是能夠自己控制的呢?與其責怪,我們是不是應該要先去瞭解跟溝通學生的狀況,依照狀況而有所不同的教導方式呢?」

    後來,老師便請我向同學說明我的妥症症狀,也希望能夠了解,並且也會努力自己控制下來。老師給了我「勇敢」兩個字。

     很感謝老師讓我有機會可以向其他人解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