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6日 星期六

[不新詩]沙漠

駱駝的腳印到底踏過幾次?昔日究竟有多少河流流過?

無數的手指著北極星,無數的雙眼遙望遠處

一夜寒雪一晝夏﹔一夜棉襖一晝紗

能有多少人承受天堂地獄的滋味?

有多少人在夜晚的營火狂歡?

有多少人在白晝的長途歌語?
  
啊,有多少人們葬身於此呢?

沙漠,到底是誰把它定義的如此唯妙唯肖,讓人無法反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