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6日 星期一

[散落文]一、貴賓犬

        在講這故事之前先給他一個代號,就叫貴賓犬吧,畢竟是跟一個富二代相關的故事。

        我跟貴賓犬是在M群上認識的。那時候我高一,他大三。不過因為英國學制的關係,我們中間只差了四歲。
        我們在一個遊玩TRPG的M群中擔任玩家,在DM/GM的帶領下去做進行一個個冒險,或是換到另外一個時空,擔任偵探,進行推理找出犯人;我們是在遊戲中互相知道彼此,也開始對彼此有好感。即使我們根本連對方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貴賓犬是大多數人眼中的「富二代」。他生長在家族企業,你我腳上的鞋子,說不定就是他們公司出的款式。他從高中開始,便離開台灣,到英國唸書,從高中一路念到研究所畢業。因此,從我高一認識他,到我們開始交往,就知道這是一個遠距離戀愛,台灣到英國的距離似乎有點遠。但對於一個16歲高中生跟20歲的大學生而言,這段距離添增浪漫感,隔兩洋相望的感覺很羅曼蒂克。只能說這是個年輕的錯誤,或是浪漫吧。
        我們交往了一年兩個月,但實際上真正見面的只有在暑假而已。他比我高一些,有點憨厚,體型有點寬,整體感覺是一個很像「哥哥」。我們見面起初聊天聊很多,聊了家庭,聊了差異,聊了喜歡哪個男生,聊了喜歡哪個歌手.....
        我也曾去過他家。那是我第一次自己坐火車下去彰化,用著朋友的身份跟著他的爸媽、弟妹吃飯,也在晚上做了該做的事情。
        不過,我們也達成了一個協議:我們終究不可能在一起。
        也因此,從暑假結束,到他回去之後,我們的關係也就慢慢的轉變,變成像乾兄弟,變成像朋友。我理解,但很難接受在不知不覺,或是不知道為什麼情況下,原本的愛戀就慢慢的消失掉,剩下幾個月很像在慢慢接受一個事實。或者14個月有點說長了,或者實際上交往只有那兩個月吧。總而言之,我們之間的關係就在這樣的協議下,慢慢地消除了。
        我們還有聯絡,只是關係不一樣,自然也就不會談到那些東西;我們仍舊會討論哪個男明星很帥,但不會再提及我們過去的互動。
        或許在逃避些什麼,貴賓犬依然很常在M群上調戲其他小男孩,也說過自己只想要兒子,最大的夢想就是能生出一打的兒子組棒球隊。雖然是玩笑話,但其實也是一種無奈吧,身為家族企業長子,很難逃避結婚這件事情。
        而當我越長越大,開始認知到多元性別,認知自己的性別身份,認知自己的性少數跟弱勢族群,我跟他的價值觀差距也變大了。
        我反核,他擁核;我支持移工在公共空間活動,他支持企業掌控公共空間;我走向社會運動,他走向企業主那邊。他雖然會幹譙政府,卻又支持政府與財團勾結。這或許就是階級不同導致的差異吧。因此我知道,我跟他不可能。我到這個時間點才理解到這件事情。
我有一些問題很想問他:同樣身為弱勢族群,你到底怎麼看待性少數族群?你怎麼能不去面對社會問題而去譴責這些弱勢?當你在譴責的同時,你身上的那個性少數標籤,你又怎麼看待?
        這些問題或許不可能得到回應,或許他還在逃避,或許他不想面對,或許這樣的狀況,大概就是他們這類人的難題吧。

        如同他說的:我們不可能在一起,我們終將走向不同的道路。